催債、騷擾、無法注冊,運營商二次放號為何不“干凈”

狐度狐度 社會 2020-10-12 18:27:16

原標題:催債、騷擾、無法注冊,運營商二次放號為何不“干凈”

文丨與歸

新辦的手機號碼,卻不斷接到催債電話,注冊各類APP時,卻頻繁顯示號碼被占用……據《中國之聲》報道,多位受訪對象表示,遇到類似麻煩,在向運營商提出處理訴求后,各家均把皮球踢給第三方,要求用戶自己協商。

讓用戶自己解決,這顯然不符合權利與義務的關系。消費者花錢買的是方便和服務,可不是麻煩和義務。其實,這些號碼之所以問題不斷,是因為之前被使用過,是運營商回收后再銷售?!扒叭朔稿e,后人遭殃”,對新用戶的權益無疑是一種侵犯。

報道中有一案例,江蘇的王女士,拿到單位統一辦理的手機號碼的第一天,就接到了各種催債電話。原來,號碼原機主欠了債務,手機號被電信公司回收后再銷售。我們不妨以這一案例為樣板,來理一理這里的責任和原因——

其一,“單位統一辦理”這一塊就出了問題。如果是當事人自己去辦,應該會問一句這個號碼是不是新號,提出“我想選一個沒用過的號”的要求。但是王女士所在的單位沒有操這份心,以至于給王女士帶來了麻煩。

其二,電信公司在給這家企業批量辦理業務時,做到“二次放號”的告知和風險提示了嗎?如果沒有,這一告知義務就應該被重視并規范起來,以便讓用戶有充分的選擇權。

其三,這個號碼的原主人欠了債務還被催債,他(她)是不是法律意義上的老賴?在法院或其他部門有沒有相應的備案?如果有,運營商也該和司法部門通氣。因為在這種情況下還“二次放號”,已經明顯給新用戶留下了潛在的麻煩和風險。

我們可以看出,這三層,如果有一個環節做好了篩查和提醒,王女士的麻煩可能就不會出現。當然,如果從一開始,這類有潛在風險的二手號碼就不被允許入市,或者在做完徹底的清除工作前不入市,類似的風險也就扼殺在了源頭。

據報道,目前各運營商對手機號碼從欠費收回到再次銷售,只有一個保留期和冷凍期,時間夠了便會再售。至于號碼上還綁定了哪些賬號,殘留多少痕跡和隱患,運營商不掌握也不關心,一切風險都轉給了接盤的新用戶。

顯然,這是一場責任和風險的轉移。

或許有人會說,一個手機號碼綁定了多少賬號,單憑運營商也無法掌握。尤其是近年來,隨著實名制的深入推進,幾乎在所有平臺注冊賬號,都會被索要手機號并綁定,而在驗證各種信息時,慣用手法也是向綁定手機發送驗證碼。

那么問題來了,既然手機號像身份證號一樣,成了一個識別個人身份的標識,是不是也該像身份證一樣“一號一人”,具備唯一性和實時性呢?不然的話,這可不僅是給“接盤者”留下了隱患,也給違法犯罪分子留下了可鉆的空子。

當然,鑒于現實需求,一個人可以擁有多個手機號,一張身份證也可以對應多個手機號,但是這種確定關系,應該更加精準和靈活起來。你既然不用了,就要徹底劃清關系,手機號碼附帶的一切信息都該隨之消除。

前不久,一篇題為《一部手機失竊而揭露的竊取個人信息實現資金盜取的黑色產業鏈》的文章刷屏,該文詳細呈現了手機被盜后,黑色產業鏈利用個人信息來盜取手機銀行、各APP賬戶資金,用被盜者身份貸款等各種風險。

這些問題的根本,其實還是在于在以手機號為中樞的信息管理和保護上,很多責任主體都未能盡職盡責。新技術、新應用造成的問題,最終還是需要從技術上解決。我們當下正在火熱打造數字社會,科技向善,應成為數字社會的共同準則。

當然,也有人指出,如果打破信息壁壘,建立共享賬號數據平臺,會不會觸碰到個人隱私問題?畢竟,用戶的手機號綁定了哪些應用,登錄時間、頻率等使用習慣涉及個人隱私。我覺得,這是一個管理上的問題,而不是該不該做的問題。

譬如,公安機關可以根據一個身份證號,掌握其背后的諸多信息,這是必要的。誰來扮演手機號附帶信息的聯通、收集、處理的共享中樞,接受怎樣的規范和監督,才是該探討的問題。而這,需要更加完善的制度。

總之,不該是用戶“一個人承受了所有”。運營商、電商、社交平臺、行政管理部門等,都應充分協作,各自承擔應有的責任,全方位地解決問題。號碼資源有限,服務不能打折。因為技術可以不斷升級,制度可以不斷完善,關鍵是要去做。

版權聲明

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華奇網立場。
本文系作者授權華奇網發表,未經許可,不得轉載。

喜歡發布評論
留言與評論(共有 條評論)
   
驗證碼:
江西时时彩号码excel